速龍小隊未能展示警員編號違反人權法 與烏拉圭有關?

民權觀察早前邀請到大律師楊嘉瑋(Geoffrey)同我哋分享下佢對 #國際人權公約如何保障香港人權 嘅睇法。人權倡議嘅工作並唔係一蹴而就嘅事情,好多時倡議嘅工作都要經過一段時間人權先能夠得以彰顯。Geoffrey 提到,喺警方速龍小隊未能展示警員編號被裁決違反人權法一案中,一宗多年前發生喺烏拉圭嘅案件點樣影響到今日嘅裁決 。

喺Rodriguez v Uruguay (Communication No 322/1988, UB Doc CCPR/C/51/D/322/1988, 19 July 1994) 一案中,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提出,政府必須採取有效措施調查施行酷刑及虐待的人,使有關行為能夠進行民事補救,#即使政權更迭亦不例外
事發喺1983年6月,事主及其妻子被烏拉圭警察逮捕到秘密警察總部。事主表示,他在拘留期間被施以多種酷刑,包括赤裸被淋冷水、眼皮及生殖器被電擊等。事主其後被軍事法官以不明的罪行起訴、拘留,直到翌年1984年12月才獲釋放。其後烏拉圭政權更迭,由軍事統治過渡至文官統治,事主曾多次向有關當局提出申訴,法院曾就「新憲法對秘密警察犯下的案件是否有管轄權」作出爭論。縱然烏拉圭最高法院最終裁定民事法院對案件有管轄權,但同時,烏拉圭議會頒佈《#追溯失效法》(Ley de Caducidad)限制了同類案件的追溯時段,令事主無法從法律上追究酷刑的責任。

案件最終提交至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委員會提出,即使現政府沒有義務調查先前政權違反《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的行為,但《公約》第2條訂明締約國承諾「確保任何侵害《公約》所確認之權利及自由的行為,均獲有效補救方法,即使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所犯的人權侵害亦不例外。 」委員會最後重申,烏拉圭當局的行為並不符合締約國的義務,並敦促當局採取有效措施對事主的指控進行正式調查。

廿幾三十年後嘅今日,呢宗烏拉圭嘅案例被香港法庭引用,成為其中一項裁定速龍小隊未能展示警員編號違反人權法嘅理據之一。人權倡議嘅工作就係咁,一步一腳印,或者唔會馬上就令當前嘅人權狀況得到極大嘅改善,但倡議累積嘅果實終究會喺歷史中呈現及彰顯。

SHARE TO:

SUPPORT US

All donations will be used to support our research and advocacy efforts for defending human rights in Hong Kong

LATEST UPDATES

民權觀察為公共智識培育有限公司的一個計劃。

Civil Rights Observer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